光顏

縱使輝夜城的彼方是一片坑坑疤疤,少女的夢也從未止息。


*頭貼圖源/ Pixiv ID: 32473575 Member:loundraw
*封面圖源/Pixiv ID: 47791486
Member:ななを

【承花】光點之海

*承花交往設定

 

 

我究竟想確認什麼呢,遠道而歸的柔情啊。失去了語言,被淨化的沉默中,你此刻只是呼吸著。

                                                                 ──谷川俊太郎《kiss》

 

沙漠的夜晚顯得格外的寂靜與荒涼,唯一的妝點就是抬起頭便能望見的那片銀綠色的星空,無數個光點忽明忽暗,伴隨著朦朧的月光灑落於由同樣無法細數的塵埃所組成的大地上。

「承太郎,菸吸起來是怎樣的味道?」披著毛毯、喝著熱咖啡的花京院典明沒頭沒腦的丟出這句話,這讓坐在他身側的另一塊岩石上,正抽著菸的空条承太郎原本就深鎖的眉頭又多緊了幾分。

「……怎麼突然問這個?」一方面承太郎從沒思考過這個問題,另一方面,花京院本人對菸草早就表達過數次的不贊同,承太郎實在想不出為什麼他要突然問這個。因此他在沉默了一陣子後,也只以問題回覆身旁的人。

「沒什麼,只是好奇。」花京院聳了聳肩「只是......突然好奇罷了。」他的右手抓上自己吧左手臂。
承太郎看向花京院,然而後者的視線並沒有朝向他,而是定格在兩人頭頂上那片以往只在電視中見過的美麗夜空。

即使對方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承太郎也沒移開視線,反倒是持續凝視著花京院。

右側特別長的前髮總是會隨著主人的動作搖晃,承太郎也不是沒有興起過抓一把的念頭,更糟的是白金之星還先一步為他付諸實行了。想當然的,無論是替身還是本人都被法皇跟花京院用拳頭招呼了一頓。

接著他的視線下移到那兩片比自己來的薄卻富彈性的嘴唇,兩人接吻時他總會收到花京院的抱怨,說是他的嘴唇太乾了,吻起來都刺刺的、不舒服。

不過承太郎始終沒太在意,畢竟溢出的唾液會讓彼此的嘴唇都變的溼滑,更何況比起他的嘴唇乾燥這件事,花京院不是該投入在親吻上才對嗎?承太郎愈想愈不服氣,他決定等等就扳過戀人的臉,且不給任何反應時間就吻下去,不服輸的性格使他一定要讓愛人沒有心思再去想別的事。

「承太郎?有聽見嗎?」熟悉的聲音忽然傳入耳際,承太郎愣了下,這才看見他剛才還在想的紅髮跟薄唇現在正位於自己不到十公分的前方。
他有些尷尬的拉了拉自己的帽沿,並別開花京院笑意盈盈的視線。

他低下頭,結果發現自己右腳大腿處的褲管沾上了不少煙灰,而那來自自己因走神而沒顧及到的口中的菸。

他嫌惡的拍掉那些灰,這些無機物才剛落地就被冷風捲走,飄向更遠的遠方,開始漫無目的的旅途。

花京院推了下承太郎的肩膀,示意他坐過去點,在承太郎空出位置後,花京院便坐了下來,

他將頭枕在承太郎的右肩上,瀏海因為頭部的傾斜扎到了眼睛,他伸手將其向後撥。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承太郎。」花京院的聲音近在耳畔,承太郎這才想起確實有這回事。

他又思索了一會兒,但依然和幾分鐘前一樣想不出適當的形容來回答花京院的問題。菸這件東西早就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因為太過習慣,所以他壓根沒去在意到底是什麼味道,

他乾脆不再跟自己過不去,直接將自己抽到剩三分之二再多點的菸從口中移出,湊到花京院的嘴旁。

「試試看?」雖說親身體驗一定比任何形容都來的有力,但承太郎還是在做出行動的同時就後悔了。花京院一向厭惡菸草,加上他現在的行為等同於誘使未成年人吸菸。

雖然他本人的身分和花京院相同就是了。

「……好啊。」花京院也不明白自己為何鬼使神差的接受了承太郎的邀約,他接過那根幾十秒前還被承太郎含在口中的菸,用大拇指與食指夾住菸身,猶豫了下後,用力吸了一口。

承太郎的提醒還沒出口,後者就已經被嗆的說不出話了。
辛辣感充斥在喉頭,花京院的背脊顫抖著,身軀不受控的彎曲,承太郎伸手想幫他順氣,但卻被他推開了。
像是個倔強又不服輸的孩子,就算將自己置身於痛苦之中,也不願意與自己是錯誤的這個事實妥協。
而即便花京院咳的眼淚都出來了,那根菸也依舊好好的留在他手上,被怪異的拿法安穩的固定著。

待花京院調整好呼吸時已經是一分多鐘後的事了,他將眼角的淚滴抹去,鳶尾色的雙眼望向戀人那雙大海般的湛藍。
「這還真是嗆人的味道呢,虧你能習慣啊,承太郎。」花京院朝承太郎走近。

「實際嘗試過後,我果然還是無法接受。」花京院空著的那隻手撫上承太郎的面頰。

「所以啊,承太郎,我們來做個約定吧。」花京院再次吸將菸含進嘴裡,不久前的經驗讓他這次只吸了小小的一口,接著再將那菸氣體全數吐出。

承太郎面對直撲而來的煙霧皺起了眉,然後他看見花京院的臉龐穿過這些煙,緊接而來的是雙唇相貼的溫度。

突如其來的吻讓承太郎有些意外,雖然其他同伴皆已入眠,但花京院很少在只有兩人獨處以外的時間做出親密的舉動。不過他很快的就不再多想,他伸手摟過花京院的腰,加深這個含有濃郁菸草味的吻。
一吻結束後花京院微微喘氣,臉上帶著笑意的他繞過承太郎身旁,視線對上了夜空。

霎時間,幾道細微的光束快速劃過天際,花京院沒有許下願望。

「承太郎」花京院開口將方才的話接下去「我們這樣約定吧,等這趟旅程到達終點後,等我們回去日本後,如果我們的關係還是像現在一樣、是戀人的話」

花京院將手中一直沒放掉的煙草放進承太郎的口中。

「你就戒了這個東西吧。」
灰白色的煙霧飄散在乾燥的空氣中,聽著戀人平靜的口吻,承太郎差點試著設想了下花京院口中的終點。
他阻止自己在腦中描繪所有人凱旋而歸的光景,因為他明白這趟旅途的艱難,明白這是場戰役而不是童話故事,即便他與花京院都不是悲觀的性格,但他們也都明白這個約定實現的機率是百分之五十,這還是樂觀點的數據,或許再減少一些才比較貼近真實。

而剩下的那些是他們都不願假設、卻不得不考慮的情況。

承太郎覺得有股有別於菸的苦澀感擴散開來,他厭惡這種感覺,煩躁使他乾脆將菸草丟下,踩熄的力量比往常大了些,皮鞋前端的印子清楚的刻上了沙塵。

「我就答應你吧,但花京院,相對的你也要改掉在吃櫻桃時奇怪的行為。」說罷,承太郎一把抓過花京院的領口,他們交換了個惡狠狠的吻,再分開時,兩人的嘴唇都留了點血色。
在寂靜荒涼的沙漠下,在這片銀綠色的光點之海中,兩個少年以一個約定向不知能否安然度過的明日發出挑戰,他們的目標清晰可辨,但終點卻遠在好幾百公里以外。

踏上相同的旅程的人們,連結束的地點也會是相同的嗎?
空条承太郎不去多想,他沒打算庸人自擾。
此刻湛藍的眼眸映照出的只有紅髮的戀人、沉眠的同伴與燃燒的篝火,僅此而已。

僅此而已。

 

 

【FIN.】

                                                

 

             

评论(2)

热度(33)